冯夏天

老王在卸货车角落发现冯夏天的时候,已经是冯夏天被送来修理中心两周之后了,因为电量也消耗得差不多,老王问冯夏天名字的时候,她已经不能很清楚地说出来了。


“叫什么?”

“冯——夏——天。”

“冯小甜?”

“夏天。”


老王把冯夏天从卸货车上挪下来,这一批送来的机器人检修完之后今晚就要发回各自的主人那里,老王在冯夏天身上找了一圈也没找到送修卡,不知道该把冯夏天送到哪个部门去检修。


“你出什么毛病了?”

冯夏天只是摇摇头,她虽然不是顶配的机器人,可是还是很逼真的。老王无奈只能给信息查询部门打电话,希望能查明这个机器人的具体问题。

“喂,您好。我这里是装卸部,这里漏了一个叫冯小...

6

他是深渊、是冰冷的沼泽。

你已经精疲力尽,他还要逼你进入一场长达几个月的告别。

不,不是告别,是告白。

是告白他的冷漠和狂妄,是胜利的宣告式。

你向往的是光,是有温度的湿润,是雨林的斑驳;

却不小心陷入全然的冰冷。

嘶吼都没有力气,低温还在渗入皮肤。

沉默,在这场他一直在呼喊着胜利的告别里。

若能全身而退,希望你不会变成沼泽。


5

这个干燥的城市,只有在春夏之交的那一两周才会下点雨,而且多是夜雨。

春夏之交。夜雨。


我久违地忙,他久违地比我早回家。

“我快到家了,你要吃什么?”

“我今天加班,要吃饭,你随便点一点儿吧。”


到家的时候,已经累到无力,瘫倒在沙发上感觉起不来。地毯上的餐布上是他吃剩的快餐盒,以及外卖的包装袋。我的饭在袋子里——他照我说的包起来,怕凉了。电视里是我们正在追的美剧,昨天我们看到了11集。

“第12集?”

“是。“

”又不等我。“

”1-3集你还没看,我一会儿帮你下下来。“

”好。“


从卫生间出来,我开始拆开我的饭。今天吃的吉野家,可能是饿了,吃得很香。吃饭的那会儿...

4

很久之前和他说过一次想吃炸鸡,他说有一家特别好吃的炸鸡,以后带我去。

这个以后就真的是很久以后了,在我已经不想吃的炸鸡以后,在我们一说话就吵架的以后。


这是他很熟悉的路,他和他的上一任前女友常来的地方。
——这是我前女友公司。

——我以前下班就会来这儿接她,然后一起去吃饭。

——我以前的公司就在那边,我下班比她早……


我一点都不想知道。

炸鸡也很不好吃。他看我吃得少,说以后再也不会带我出来吃东西了。我嘴上抗议,可心里也明白不会有什么以后的。这种两人对坐,他只拿着手机一言不发的以后,我也不想有。


回家的路上已经下午,强烈的阳光照得人整个...

3

我最大的谎言,是说我不喜欢你。


他把前女友、现女友、喜欢上的每一个人都告诉我。我把我看到的拍给他,他把自己的身边拍给我。我们也会说很多话,我从来没有和除了他以外的任何人用手机说那么久的话。有时我们也开着语音,都沉默。

从一个叫做乌斯怀亚的地方开始,我发现我们居然有那么多一样的地方。可是这都没有什么用,就算偶然到了一个城市,我们也始终没能见上一面。

我表白过很多次,从一开始的直接拒绝到最后给他造成困扰,再到他跟我说:我跟你说了很多谎。我问最大的谎是什么,他说出了我想听的。

我不明白为什么我们甚至都没见上一面,不明白后来为什么他会突然恶语相向然后又say sorry。我变得小心翼翼,不...

2

要丢掉的时候,它自己就坏掉了。

第一次被这样的现象惊着是换手机的时候,每每心里想着要换一个手机的时候,旧手机就会莫名其妙坏掉。我记得换掉之前的一个诺基亚的时候,板砖般硬气的诺基亚居然自己在包里碎掉了,整个屏幕裂成碎渣渣。虽然是要丢的,可是还是觉得心疼,我矫情地觉得旧手机是伤心了。

第一次换出租屋的时候也是。住了一年的出租屋,在最后要一两个月居然频出问题:什么马桶堵啦、水管破啦、床坏啦等等。那时候根本没有意识到房东会突然改变主意不租了,因为之前都说好的会再住一年,所以也都把家里坏掉的东西修好。结果后来,还是没有逃掉被赶出去的命运。


前几天,这个房子也坏掉了。马桶、热水器、水管、窗户、、...

1

他很会撒娇,有时躺在沙发上会突然看着你说:我生病了。我生病的时候可娇气了。其实我也看得出来,还是假装过去摸摸头试试体温。

“没事啊,正常。”

”你摸胳膊“,说着他把胳膊直直地伸过来。

“是有一点热,那你还不快把毯子盖好!”

“哈哈哈哈,笨蛋,我就是热才把毯子掀开的!”


也有闹别扭的时候不想管他,等到事后扭扭捏捏地道歉他又一副你说什么我不知道的表情,非要把事情说清楚了他才没事。


那次他真的生病的时候紧紧地搂着我说难受,沙发特别窄,但是挤在一起一点都没有不舒服。我们靠着看完了好几部古惑仔。

© 讲一个故事|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