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

这个干燥的城市,只有在春夏之交的那一两周才会下点雨,而且多是夜雨。

春夏之交。夜雨。


我久违地忙,他久违地比我早回家。

“我快到家了,你要吃什么?”

“我今天加班,要吃饭,你随便点一点儿吧。”


到家的时候,已经累到无力,瘫倒在沙发上感觉起不来。地毯上的餐布上是他吃剩的快餐盒,以及外卖的包装袋。我的饭在袋子里——他照我说的包起来,怕凉了。电视里是我们正在追的美剧,昨天我们看到了11集。

“第12集?”

“是。“

”又不等我。“

”1-3集你还没看,我一会儿帮你下下来。“

”好。“


从卫生间出来,我开始拆开我的饭。今天吃的吉野家,可能是饿了,吃得很香。吃饭的那会儿,1-3集已经下好了。才九点多,我把U盘插到电视上看起来。

不点今天格外地不粘人,我一直想抱抱它,所以一边看电视,一边不停地叫不点。他很不喜欢我这样,每次只要看一个他认为精彩的电影或者剧,如果我看手机或者玩不点他就会超级生气,今天也是。我也很不喜欢他老拿着手机,但是我从来不生气,因为生气也没用。


看完电视我去洗澡,出来的时候,电视里又在播别的东西,他盯着手机,也没看。我还在刚才争吵的烦躁里——他说:别弄了,它都不愿意搭理你;我说:是啊,全世界都不愿意搭理我。


我收拾着包,往电视上瞥了一眼。

”鬼片“,他说。

”知道”,说完,我去楼上躺着了。


外面开始打雷,真的是很久很久没听过的雷声。雨声也大起来。

电视里夸张的一惊一乍不时地传来,我很困了。

“害怕。”

“啊?”

“害怕。“

他把电视关掉,也去睡觉了。


其实没什么可怕,只是我很困了。而且,这么难得的夜雨,不想被别的声音吵到。


第二天起床,他说自己差不多一夜没睡,被雨声吵的。

我睡得很好。




 
© 讲一个故事|Powered by LOFTER